For Honor

『源凯』Until Death.【16】


宝宝们2016年快乐!!!!!
新的一年我们都要好好的哦~\(≧▽≦)/~

元旦礼物来了^_^







Chapter.16






王源现在有点懵。

一边是黎清说王俊凯没在那里,一边是自己心里强烈的预感,他一定就在附近。






『救命要紧,快走啊!』黎清依旧拉着他的手臂,眼里不知是雨水还是什么一闪一闪,王源在里面看出了绝望的味道。

黎清对自己那么好,自己怎么能不信她。









不动声色的拉下黎清拽着他的手臂,不安的回头看了一眼,豆大的雨滴砸在地上似是溅起了水雾,整个街道像是围绕在浓重的雾里,根本就看不清近在咫尺的公园里到底有什么。

那里真的有什么。






咬咬嘴唇转过头,他忽然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接着他每走一步都如同踩在针尖上,脚上像是绑了千斤顶,只是黎清强拉着他跑了几步。







〔王源儿,来世再见。〕

又是那种刺心的疼,只是这次王源几乎是一下子就明白了。
忽然用力拉住黎清的手臂,止住她拉着王源前进的脚步,黎清回过头纳闷的看着王源,尽力掩饰住紧张与不安。







『怎么停下来了?』黎清声音中不安的颤抖湮灭在这场大雨中,因为寒冷的雨,她的脸微红,明明是楚楚动人,可王源却看出了别的情绪。




『他在那是不是。』

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这是王源第一次直直的看着黎清水亮的眼睛,但眼里却只有审问,没有男女之间应有的喜欢与信任。






黎清一时说不出任何话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王源握紧了拳头,冷眼看着紧张的咬嘴唇的黎清,这种小动作无疑是心虚的表现。
她真要害死王俊凯,王源不敢相信。

他本以为,拥有和王俊凯一样透明的眼睛,会有一样透明的心。可是她的心分明染尽了黑色,如此狠毒。







『我…真的没看到。』
王源的眼睛那么深邃,似是要把她看穿,声音更加颤抖,底气开始不足起来。







『是吗。』
王源一把甩开黎清的手,黎清因为重心不稳踉跄的跌坐在地上,绝望的抬起头,雨水打的她睁不开眼,却听到王源好听的声音。


『你最好祈祷你没有看错。』

说完,如风一般消失在大雨中。










黎清还是听出了王源语气里的冷漠与愤怒,不愿意站起身,无力的用手撑着地面,眼泪早已混着雨水逆流成河。

只要有王俊凯,无论何时王源都会马上抛下一切,她自己只不过是王源用来激王俊凯的工具而已,其实她早就已经明白了。

她只是不甘心而已,不甘心这样输给一个男生,不甘心自己第一次喜欢的男孩子对另一个人情有独钟。

手指慢慢握成拳,恨意已经在她身体中生根发芽。

王俊凯。






*






脚步局促慌乱的跑进烟雾蒙蒙的公园,平日热热闹闹的地方今天显得格外荒凉,瓢泼的大雨依然在疯狂的肆虐,梧桐树的叶子被打的飒飒作响,垂着头几欲掉落。








几乎是刚刚跑进公园,王源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王俊凯,像是没有生命的瓷娃娃,碎掉的瓷娃娃,无助的躺在地上任由冷冰冰的大雨狠狠的冲刷。







『小凯!』
王源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抱起王俊凯的头,单薄的白衬衫紧紧贴在他的身上,那样纤瘦的身子让人心疼。

看着他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颊,王源只觉心如刀割,这样单薄脆弱的他,真的像是轻轻一碰就会碎。

双手止不住颤抖着,轻轻抚上他的额头,心瞬间凉了半截。







冰凉的。

没有热度,没有一丝应有的热度。









眼泪瞬间从眼眶溢出,王源疯了一样更加颤抖着去握王俊凯垂在一旁的的手,那双连寒冷的冬天都不曾冰冷的手,现在竟也是毫无温度。



这种桥段,在电视剧中王源不知道看过多少次,可他现在多希望自己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不要,不要!不要冷,求求你暖起来,我求你…』

王源抱着王俊凯冰冷的身体喊出了声,疯狂的握住他的手用力的搓着,试图让它变得像以前一样温暖,豆大的眼泪顺着眼角一滴一滴滴下来,和这满天大雨混在一起。





在这个盛夏,王源真真切切体会到了绝望的冰冷。

他甚至觉得这是梦,因为他不相信。

那个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少年,那个他最爱的人,怎么会就这么离开他。









『王俊凯你要是敢死我就敢陪你,你听懂没有!』

王源用力的摇晃着王俊凯的身子,眼泪唰唰的往下掉,然后猛的横抱起他的身子,紧紧贴在自己温热的胸口,却无论如何都捂不热那种带着死亡气息的冰凉。







『我现在说还来得及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王源一边哭一边跑向医院,颤抖的喊声是绝望的歇斯底里,街道上空无一人,甚至连平时来来往往的车辆都没有,没有人听到他的喊叫,只有仍旧肆虐的大雨和着他悲鸣。到最后已经哭到说不出话来,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多少个我爱你。







可他知道,不管现在说多少,怀里的人都听不到。





有些话,可以说的时候你没说出口,可能就再没有机会给你说。

不是任何事情,都有机会重新来过。当初就应该再勇敢一些,不是鲁莽,而是给自己一个得到幸福的机会。

所以能不能求你,让我把我想对你说的话,全部告诉你。









*








一分一秒都是煎熬,王源垂着头坐在椅子上,手指死死抓着铁制的扶手。刚刚王俊凯被推进去的时候,医生紧皱着的眉头,压的王源喘不过气。







——Memory.

〔王源儿,这花送给你的。〕
〔这什么鬼啊,你是不是摘的野草糊弄我啊?〕
〔野你姥姥,这是桔梗花!〕

〔我查查,百度上说它是“狗宝”咸菜。〕
〔……那你就腌了吃吧。〕

——Reality.







想起当时王俊凯欲言又止的样子,王源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仓皇的借了护士的手机,颤抖着输入桔梗花三个字。

看着刺眼发亮的屏幕,无力的坐回椅子上,依旧是垂着头,泪如雨下,滴在本就湿透的衣服上。

原来,你早就已经告诉过我了。
一直没说的,只是我而已。

永恒的爱,无望的爱。








〔王源儿,你不打架会死吗?〕

〔王源儿,再陪我一会儿行吗…〕

〔王源儿,我生死都和你在一起。〕

〔如果时光倒流,我还是会选择遇见你。〕

〔来世再见。〕







思绪倒流,王源的眼泪愈加凶猛,手指太过用力被铁椅子刮出一道道血痕,后悔自责的情绪全部从爆发出来。

什么来世,他王源从来不相信人生还会有来世,如果没有王俊凯,他要这人生有什么意义。








医生走出手术室的那一刻,走廊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王源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死死拽着医生的衣服,眼眶通红,像是等待审判的灵魂,极尽悲凉,只一句话就能把他瞬间击垮,也或许是救赎。






所以当医生一摘下口罩,说出那句已经脱离危险后,王源一下子坐回椅子上,全身力气都被释放,抱着双腿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医生于心不忍轻声安慰,王源却越哭越狠,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外面下的是冰凉的大雨,王源如雨的眼泪却是温热的。





王俊凯没死,小凯没死。

他以后还能看见他睁开他那漂亮的桃花眼含笑的看着自己,还能听到他的声音,还能触摸到他手中的温暖。

还能把没说的话说出口。







王源很想向上帝磕几个响头,感谢祂没有夺走小凯的生命,没有造成自己终生的遗憾。


当人真真正正经历过一遍锥心刺骨的生离死别,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

这一次,他再也没有任何顾忌,爱就是爱,说出来又会怎么样?




如果今天王俊凯就这么带着遗憾走了,王源无法想象自己会有多后悔,后悔自己从来没有正大光明的牵过他的手;没有清醒的吻过他,拥抱过他;没有直视他的眼睛,亲口说一句我爱你。








他真的还有好多好多事没有做。

幸好,还来得及。






缓缓站起身,强撑着走到刚刚被推出手术室的王俊凯身边,双手颤抖着慢慢抚上他白皙的脸颊,触手可及的温热让王源的眼泪愈加汹涌。

他第一次触到了生命的温度,不再是那种地窖般的冰冷,原来是那么珍贵。






『淋了那么久的雨,高烧很正常,别太担心。』




医生以为王源是因为王俊凯严重的高烧而担心,但其实王源最怕的是再没有温度的他,足够击碎王源的所有希望。

小凯,谢谢你。

谢谢你没有丢下我一个人,我的阳光。








*







『王源…』好看的眉头紧皱,紧闭着的眼睛似乎要溢出眼泪,如蝶翼般的长睫毛不停的颤动着,手下意识的抓着床单,像是想握住什么。


『我在,我在…』王源心疼的紧紧握住他的手,眼里满是焦急与担心。






王俊凯依旧是昏迷着,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滚烫的温度持续不退,打了好几剂退烧药依旧是毫无作用,白嫩的脸颊烧的通红。

王源看他烧的浑身滚烫如此难受心疼的不行,急忙叫了医生来,医生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推着王俊凯做了彻底的检查。






『受凉导致胃里的炎症一起发作,这下可严重了。』
医生紧锁眉头,看了看检查的结果,转过头对一脸担心的王源说。

『他胃病这么严重,还发着烧,外面那瓢泼大雨怎么能让他淋那么久?』医生略带质问。






王源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看着躺在床上虚弱不堪的人,心疼与自责不停的蔓延。

全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不问青红皂白做出那么残忍的事,小凯怎么会跑出去在大雨中晕倒,他现在真想抽死自己。






看着医生在点滴集加大了退烧药的用量,还加了大量的消炎药。

医生说,这药非常刺激,本来不能和大量退烧药混用,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如果不控制会更加危险。所以反应可能会很大,非常折磨人。





王源默默听着,听到最后还是止不住颤抖,看着王俊凯娃娃般苍白却精致的脸,心疼到窒息。他多希望受折磨的是自己,明明就应该是自己啊,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要承担这么痛苦的刑罚。




可王源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他身边,帮助他平安的度过难关。




眼中满是心疼和怜爱,轻轻的用嘴唇亲了亲他发烫的手,如珍宝般紧紧握住。

『小凯,对不起,对不起…』哽咽着不住地道歉,如果时光能倒退,他宁愿倾尽一切去收回那些伤人的话。








『病人家属,有人找。』门忽然开了,一个小护士探头进来。

王源忽然想起来,找到小凯后还没有告诉千玺,是千玺吗?

如果是的话,他为什么不进来?

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轻轻给王俊凯掖了掖被子,不舍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关上门离开。




*



王源前脚刚离开,胃里翻涌的疼硬是让王俊凯恢复了一些意识,浑身滚烫的难受,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什么东西都闻不到,嗓子干疼的发不出声音。

睁开眼睛,刺目的白色映入眼帘,那种清晰的疼痛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没来得及想晕过去之前的事,便听到病房的门咔嚓开了,然后又马上落了锁,进来了一个人。









王俊凯半眯着眼睛,只能看到那个人慢慢靠近自己,直到她走近才看清来是个高挑的女孩,带着口罩。

还没等看清是谁就被她一掌狠狠劈在颈部,顿时眼前一片黑暗。







本就被高烧折磨的他现在更是晕的根本睁不开眼睛,尚存的意识让他不自觉的害怕,不知道她下一步要干什么。

没有时间和力气去想究竟是谁,他想逃,却没有任何力气,动一下都是刺骨的疼,想求救却喊不出声音。






那人慢慢俯下身,抓住王俊凯那只纤细的手腕,狠狠按在床上,看着他精致的五官因为疼痛和恐惧微微皱着,报复的快感让她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



药物的副作用强烈的袭来,剧痛让王俊凯的神智越来越模糊,加上深深地无助感,泪水瞬间涌上眼眶,紧紧咬住嘴唇,感觉到手腕上越来越大的力气几乎要把自己的手腕生生掐断。

王俊凯觉得自己像是刀俎上的鱼肉,任人摆布宰割。







王源,从前你救了我那么多次,可这次,估计没办法了吧。

也对,你已经不要我了啊,怎么还会救我,我这么恶心的人就应该去死。





王俊凯再也不试图挣扎,无力的闭上眼睛任她摆布,剧痛如潮水般涌来,心痛却比身体更让他绝望。

隐隐约约听见耳边瘆人的话。








『王俊凯,下地狱去吧。』



*




写在后面

我觉得这一章非常难写,所以拖了这么久。
自己觉得我文笔不够好,所以雨中的那段反复改了好多次,我觉得人物内心是最不好写的。

可能写的有些不到位,文笔渣,但是我真的用心了,希望轻喷行吗(ಥ_ಥ)

么么哒

评论(65)
热度(121)

© 九张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