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Honor

「凡凯」命劫.「1」

没错,我又开新坑了,第一次写古风,文笔就请小天使们别挑啦~

开头有借鉴,欢迎找bug,我会认真改正的,历史背景什么的就忽略好不?

*





每天清晨,都会为自己细细地点梅花妆,红色的胭脂,轻轻几点,便在额上盛开。


铜镜中的人太过苍白,有了这点梅花,才多了些血色,瞬间生动起来。



一名舞姬,除了曼妙舞姿,还要有一张摄人心魄的脸。王俊凯抬手,抚上自己苍白的脸颊,看着铜镜中未施粉黛却倾国倾城的面容淡然一笑。




许是因为这张脸,才会让他活到今日,还是该说,正是这张惊艳的脸,让他落得如此这般,与青楼之人又有何不同。





门外有人催促,来不及整理妆容,其他人匆匆理了水袖出门,王俊凯最后看了一眼铜镜中的自己,垂眸轻叹。




音乐响起,他才有了灵魂。灵魂无非在这水袖里,丝竹声飘过来,便用水袖缠住,轻轻打几个圈,再暧昧地抛出去,一同抛出去的还有眼神,一双桃花眼勾人心魄,巧笑嫣然,眼神流连处,便是风情。纯白的角曳了地,甩了水袖舞起来,天地无色。




王俊凯抬眸,今日似与往日有所不同,主人坐在一旁,一脸谦恭,正中间,坐了位年轻公子,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浓密的眉,高挺的鼻,充满英气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他身侧之人,也是相貌堂堂,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今日曲子也是特殊,一入场便是《胡笳十八拍》,清越凄婉,不同于往日的燕语莺声,舞起来酣畅淋漓。




曲罢,换了《广陵散》,刚起了头,那公子却走下来。不敢停,在他身边交错舞着,王俊凯看着那公子俊美的脸,却没有丝毫反应。





丝竹声忽然停下来,那人拽住王俊凯的的手臂,去捏他的下巴。





这动作是王俊凯没想到的,桃花目嗔怒,略带惊讶的挣脱那人的手往后躲,那公子眯着眼大笑起来,主人拍案而起,怒道,你好大胆,当自己是怎样冰清玉洁吗,扰了吴公子的雅兴,你有几条命来赔?





公子举了举手臂制止,抬起王俊凯的下巴细看,王俊凯没有再躲,摄人心魄的眼眸看着面前公子的眼睛,眼里满是倔强与委屈。




「来我府里吧。」那人拍了拍他的面颊,眼里的笑意直至心底。




「公子,我与你同为男子,不知你要我去您的府中所为何事?」



从容的开口,主人紧张的看着这位吴公子,他听到这话明显的一愣,随后竟笑得更开了, 伸手抚着王俊凯头上仅戴有的发夹,稍稍用力,直至腰间以下的秀发便散落下来,看着面前人带有惊恐的眼眸,这一幕配上这倾城之色,让人如何不动心。






「此等美貌绝俗,是男子又何妨?」他笑,正欲横抱起眼前的美人,那人却开了口。





「请公子等我片刻可好。」颤抖的声线让人心生怜爱,吴公子还是松了手。





「我等你。」说完,便起身走出去。他身侧之人也起身,看着王俊凯缓步走进去。





对着镜子印唇,印着印着手中的红纸就滑落下来,眼泪湿了主人为他精心打扮的妆。




身旁的人劝道,那公子气势非凡,这也许未必是坏事。





王俊凯只是叹气,他从未想过攀结高枝,寄人篱下又如何,吃饱穿暖,已足够,对于未来,从没有太多的展望。






如今过去了,不过玩物一样,一个翩翩公子,他不过一个舞姬,能有多少真心?再者,他从来不工于心计,去到那步步为营的地方,又该如何生存。






想罢,轻叹着打发了屋里的人,挽起白色的水袖,露出白皙纤细的手腕,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手腕上,脉搏的撞击深深印到了心底,这一天还是来了。






拿出匕首,轻轻用力在刚刚手指点过的地方,鲜血便源源不断的涌出,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释怀的笑,把流血手腕浸入温热的水里不让血液凝固,最后看了一眼镜中之人,经过细心打扮后更是美到极致,倒真有几分像即将出嫁之人,也许这张完美的面颊,不应该给自己这样性子刚烈之人吧。







枕着手臂静静的躺在梳妆台上,等待着自己本就脆弱的生命从血管里流失,不知过了多久,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破门而入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终究,还是躲不过。







☆*☆*☆*☆*☆*☆*☆*☆*☆







用手绢迅速缠住怀里人纤细的手腕,血管在温水的作用下已经活了起来,不一会手绢便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用手紧紧的攥着手绢试图阻止血液流出,颠簸的马车洒了一路飞尘。






怀中人脸白的像纸一样,弯眉下纤长的睫毛颤动着,这样的他楚楚动人,让在车上的两人忍不住揪心。





吴亦凡看着怀里人苍白美艳的脸,他没想到这人竟是这样贞烈的性子,竟然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连他也不得不敬仰,却也是无奈。




自己有这么怕人吗,多少家的女子都是费尽心机接近自己,怎到了他这就宁死不从了,自己的面容怎么也不能说配不上他啊。




到了府里,终于还是止住了血,只是他本来身体就弱,血流失的太多,元气大伤,暂时醒不过来,需要好好养着。




吴亦凡把他安顿在自己的榻上,静静的卧在他身边,他披着薄薄的轻纱,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单衣,白嫩如玉的纤细手臂清晰可见,乌黑长直的秀发披散在床上,双目紧闭着,修眉端鼻,秀美绝伦,他所见过最美的女子都不及他一分一毫。




轻笑着环住他的腰,把他纤弱的身子抱在怀里,靠近他的同时似闻到了一股香甜的茉莉花味,不似平日上妆用的胭脂的味道,更像是体香,天然的味道。




阖眸,唇边的酒窝紧贴着怀中人的皮肤,俊美的脸上似是开心幸福,却又有些踌躇落寞。




因为他想要得到他,动机并不是单纯是王俊凯的倾城之姿,而是另有目的。







皇位之争,要靠怀里这无辜的人,他早已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可他忽然,有点舍不得,虽不伤及性命,但却是会利用这人的真心。






也许王俊凯自己并不知道,他是当今皇上与当朝第一美女的遗子,他娘亲为妃,因为遭到当今皇后嫉妒,被陷害含冤而死,临死前费尽办法将他送出宫,连皇上都以为自己的儿子已经死去,惋惜至今却因为皇后的亲族没再追究,草草了了事。






可王俊凯这张脸,分明就与他娘亲相差无几,甚至比他娘亲更加美丽动人。可他身上却有他娘亲没有的从容冷漠,不献媚不争宠,几乎是第一眼看到王俊凯时,他就已经无法自拔的陷入了他装有蓝海的明眸。








吴亦凡知道,他父皇从没忘记过王俊凯的母亲,病榻之中还会喊她的名字,所以利用王俊凯,无非是击败皇后最好的办法,皇后一倒,她的费尽心机辅佐的太子对于他根本不是对手。








似乎因为王俊凯在旁边,他的思绪越理越乱,索性不再想,拥着他渐渐进入梦乡。








一日的全府上下的精心照料,王俊凯可算醒了过来,入目的便是吴亦凡担心的面容,在看到他醒来的同时轻笑起来,乌黑深邃的眼眸里透着温情,王俊凯看着他俊美的面容有些愣神。







「公子…当真照顾我这么久?」因为刚醒来,声音都是有气无力。





「你真是好骨气,你若是死了谁嫁与我?」吴亦凡笑着端着水送到他嘴边,轻柔的喂他喝下。





这样亲密的动作让王俊凯的脸有些发烫,粉红色的面颊如云朵般浮起,低着头没有看他,嫁与两个字却在心头循环着,有几分苦涩,他一个舞姬,怎配做公子的伴侣呢,说笑哄骗而已罢。






「过些时日等你身子好些,与我进宫见父皇和额娘,准我们成婚。」




「成婚?」




肤若凝脂,通明的灯火勾勒出他精致的脸廓,散发着淡淡的柔光,巧笑倩兮间,明眸生辉。





吴亦凡轻抚他的秀发,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说的便是眼前这人了吧。





「怎么,仍旧不愿意?」缓缓靠近,感觉到那人脸颊愈发红润,不禁笑起来。


「敢问你的身份?」



「五皇子。」






王俊凯震惊的拉远了距离,原来眼前这位便是名满都城的美男子,也是出了名的冰冷狠毒。






「你刚好些,墙壁太冰,小心着凉。」早已料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笑着轻轻揽过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出奇的,他并没有丝毫的挣扎,乖乖靠在自己身上。





沉默半晌,王俊凯开口道


「为什么是我?」





吴亦凡笑了笑,不语。




不可说,也说不出口。









✿ฺ ♡ ✿ฺ ♡ ✿ฺ ♡ ✿ฺ ♡✿ฺ ♡✿ฺ ♡ ✿ฺ ♡ ✿ฺ ♡








「俊儿,要不要吃点心?」吴亦凡笑着塌进卧房,手里拿着刚刚父皇赏给他的点心,对着正在坐在桌前读书的人儿跑了过去,像是邀功一样满脸期待。






他仍是身着素衣,脸上还是不施粉黛,薄唇只有原本淡淡的樱色,偏偏这没有任何修饰的脸颊更加摄人魂魄,他的完美本来也不需任何修饰,坐在这里连满园的花朵都黯然失色。






那人并没有任何反应,假装没看到,嘴边却有掩饰不住的笑意,吴亦凡咬了咬牙,扣住他的头,对着他的小嘴吻了上去。





在触碰到的同时,王俊凯惊慌地躲开,这几日吴亦凡对他一直是以礼相待,从来没有过多的身体触碰,晚上拥着他入睡罢了,如今这般,他确实不适应。






「你还是接受不了我吗。」吴亦凡有些沮丧的起身,把手里攥着的点心放在桌子上。






「不适应罢了,若你真的想要偿还,我便为你舞一曲可好?」





看他失落的样子,王俊凯不禁有些动容,这几天他对自己当真是百般顺从宠溺,有时王俊凯会怀疑是不是城中的人误传,说眼前之人冰冷狠毒,他看到的明明只有真心和柔情。






神色黯淡,却习惯性的隐藏,轻笑着握住王俊凯的手,轻声道

「不必了,你身体才好些,虽是夏季夜晚总是有些凉,若是为了这再受了风寒,岂非得不偿失?」







他笑,罢了,输便输吧,输给这样一个真心待自己好的人,又何妨?






带笑环住面前人的脖颈,合上美眸,单薄的身体靠着他坚实的前胸,薄唇主动贴上他的唇。







那温热的触感让吴亦凡全身酥麻,睁大眼睛看着年前人绝美的面容,片刻迟钝后近乎疯狂的回吻着,一把抱起他走向床榻,努力克制着内心的火,把怀里已经浑身发软的人轻柔的放在床榻上。





这样的俊儿比平日更加动人,脸颊白皙,却透着诱人的粉红,勾人的桃花目迷离,纯洁到不染一丝灰尘的白纱衣覆在身上,隐约勾勒出两条纤长白嫩的腿。







绕是神仙见到这一幕也难以克制,电击一般的煎熬让吴亦凡再也忍不住,却尽量轻柔的一点点解着他的衣服,他许是最能克制的人了。








脱下他身上单薄的衣服,胜雪白嫩的肌肤毫无保留地展现在眼前,吴亦凡只觉喉咙发紧,可到了这步他却不敢往前,担心他尚未好全的身子,也担心他真的付出他的真心,给自己这个原本只想利用他的人。







轻叹着,有那么一刻他想告诉面前这个人所有的事,却还是抵不过他毕生的理想报负,无奈的抱住俊儿的身子,用自己温暖的胸膛挡住夜晚飒飒吹来的风,轻柔的帮他穿上衣服。






罢了,侧身躺在他身边,伏在他耳边轻声道



「睡吧,你的身子弱,禁不起折腾。」










怀里的人似乎有些意外,却好像在轻笑,软软的小脸轻轻蹭了蹭自己的前胸,似是在点头,然后竟然双手环上自己的腰紧紧抱住,安心的闭上明眸,仿佛找到了毕生的依靠。




片刻的僵硬,缓缓回抱住怀里的人,吴亦凡知道,自己已经彻底赢得了他的心。






曾经他最想要的筹码,如今已得到,可自己似乎没有大计可以实行的兴奋,有的只是对怀里人的心疼,还有因他爱上自己些许的欣喜。







真的爱上这个筹码,不在他的计划内,却无可避免的发生了,而且逐渐根深蒂固,无法自拔。




他不明白,究竟谁是谁的命劫。





*

现在需要两个人名,和亦凡哥哥争我们俊俊的,希望评论或者私信给我点个名好伐?

评论(77)
热度(169)

© 九张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