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Honor

「千凯」特殊身份.2



王俊凯再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大概是凌晨三四点,浑身发烫难受的睁不开眼,头上曾经冰过的毛巾已经变得温热,王警官这才意识到自己发了烧,凭他丰富的医学知识,他现在的温度大概在40℃左右,果然注射完化学东西不能吹风,今天自己也算实践了一次。



恍惚中隐约听见身边那个人握着自己的手在和谁打着电话,语气明显不善,甚至有些愤怒,强挺着集中精神才听清楚那人在说什么。



「我不管现在几点,你那破医院马上给我开门,不然我保证跟你没完。」



那人又恢复了那种冷漠强势的语气,声音里却增添了从前没有的焦躁,参杂着些许疲倦,可如今已经有些烧糊涂的王俊凯无力多想,身体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昏沉中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起,焦急略带颠簸的步伐最终停在了车前,那人似乎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然后便慌张的给自己系好安全带,车速有多快连王俊凯都能感觉到。出于一个警察很想告诉他不能超速,不过他现在也无力去管这些了,头晕的直恶心,只能尽量抑制住自己的难受,凌晨车会少些,应该不会出事故。



易烊千玺似乎发现了他的煎熬,一边望着前面的路,一边伸出手紧紧握住王俊凯发烫的手,似是在安抚。这种明明很蠢的方法王俊凯却觉得很适用,好像那人骨节分明的手握着自己真的会有安心的感觉,王警官解释为,两人磁场恰好契合而已。



可是作为一名警察,和一个杀人犯的磁场契合,王俊凯真有点方,虽然是一个不坏的杀人犯。



靠着座椅努力保持着清醒,他知道现在自己不能放任的睡过去,尽力睁开无比沉重的眼睛,为了转移注意力看向窗外的绿荫,却在无意瞥了那一眼后惊醒过来,攥着衣角的手全是冷汗。



「易烊千玺,看外面。」



因为高烧王俊凯的声音极小,但是易烊千玺还是听见了,紧紧拉住他微微出汗的手示意他不用慌,面无表情的继续开车,利用余光和照后镜观察,目光更加阴沉。



都怪他太大意了,只顾着全速开车没有注意到他周围暗藏巨大的危险,出门太急没有带足够的人手,本来他们两个人的身手搏击也不是不可能获胜,可身边的人发着高烧不能打斗。不动声色地碰了碰手臂,给他的人发出信号,但他们赶来还需要一段时间,照现在估计单打独斗是避免不了。



等他再次回过头看王俊凯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睁开了桃花眸,清醒的望着自己,但小脸仍旧红扑扑的。疑惑的在他身上看了一圈,他手中攥着一支注射器,10mL的克伦特罗,极其刺激身体和大脑的兴奋剂。



怒气值瞬间飙升却不敢贸然行动,没有时间考虑那人是如何得来的药物,所有的理智都被担心席卷,压着声音咬牙道


「你不要命了?」


王俊凯把针管放在车座上,试着握了握拳头看能否收紧,确认恢复了力气后装作整理衣装低声说



「车上根本没有武器,你认为你一个人有胜算吗?停车吧,药效发作了。」



易烊千玺把着方向盘的手也被汗水打湿,不是因为面临这危险的情况,而是他知道这药毒性有多猛烈。如果能阻止的话,他宁愿单打独斗,怎么也不会允许尚在高烧的王俊凯注射这种药,可现在已经无法挽回,只能速战速决,尽快带他去医院。



一刻都不耽误,易烊千玺在前面空无一人的大路上停了车,两人迅速的解开安全带走下车。周围的车也停了下来,平常人看到他们手里坚实的棍棒都应担心害怕,不过这两人倒是松了口气。



「没有枪。」易烊千玺语气轻松,话是对着王俊凯说的,眼睛却始终轻蔑的看着眼前这帮满脸痞气的人。


「知道这样就交给你一个人好了。」王俊凯也放松了些,半开玩笑的笑着回道。



不知是否因为曾经交手的缘故,两人虽是第一次配合却无比默契,把最脆弱的后背留给对方,背靠着背一人对抗一个半圆的范围。


背后的力量两人都用的无比娴熟,互相配合战斗力提升不止两倍,不一会儿那些人纷纷倒地,只剩那个头目站在原地,双目恨恨的瞪着易烊千玺,没有任何动作。



易烊千玺看了一眼王俊凯,心里瞬间慌了起来。王俊凯的薄唇已经煞白,脸颊绯红,呼吸异常急促,秀眉微皱着像是忍着疼,身子也略有颤抖,但却仍旧站得笔直,眉宇间的气势不减分毫。




易烊千玺知道他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顾不得擒住那个头目,搂住王俊凯的肩膀,打开车的后门想抱着他躺下。


易烊千玺刚打开车门,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个人缓缓举起的枪支,侧脸靠在他身上的王俊凯却看到了,瞳孔收缩心脏跳动的频率明显加快,头脑同时间飞速转动。


如果帮他挡一枪,毫无疑问,他就会完全信任自己。


王俊凯从没忘记他此行的目的,有此机会怎能不抓住?


立刻将这一想法付诸行动,枪响时用尽最后的力气交换了他与易烊千玺的位置,左肩膀锥心的疼,颤抖着咬牙奋力一扑两人纷纷倒在了皮质的车座上,最后用脚勾住车门,把两人隔绝在了暂时安全的地方。




利落干脆的一系列动作保住了易烊千玺的安全,却耗尽了王俊凯的仅存的力气,易烊千玺听见了枪声才猛然觉察,感觉躺在自己身上的人越来越弱的呼吸,心忽然慌了起来,双手颤抖着扶起他单薄的身子靠在座位上,右手很快便触摸到了温热的液体,殷殷不断。



他竟然,为自己挡了一枪。



易烊千玺眼神复杂的看着王俊凯,看着他的脸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的皮肤本就偏白,在惨白的灯光下更显得苍白脆弱,勾人的眼睛涣散的抬起,尽力强迫着自己不晕过去,羽翼般的睫毛不住的颤抖,在发现易烊千玺一动不动看着自己后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隐藏起情绪后焦急的拉住他的手,说话的语气已经虚弱至极


「快去…危险…」





易烊千玺的眼神瞬间阴沉,轻轻回握住王俊凯的手,淡淡的把目光瞥向窗外的那个人,眼底赤裸裸的杀意无法掩饰。不远处自己人的车辆正在飞速赶来,易烊千玺看着他嘴角扯起。



这是他从没有过得暴怒,不知是为了什么。


送死不成,我只好让你生不如死。




☼+:;;;;:+☼+:;;;;:+☼+:;;;;:+☼+:;;;;:+☼+:;;;;




「王俊凯,你要敢闭上眼睛,我就狠狠地吻你。」



不管驾驶位上副手不敢相信的表情,易烊千玺把靠在自己身上几乎昏厥的人扶起来恶狠狠的说。



「……好,我…不闭。」



「…为什么救我。」易烊千玺的语气有些颤抖,目光深不可测,琥珀色的瞳孔有些难以看懂的情绪。



「…好疼,我…我能说…我有点后悔了吗。」王俊凯虚弱的笑着,带着些许玩笑和洒脱,本就淡淡的唇色已经完全煞白,强逼着自己打起精神。




易烊千玺知道,第一句是真的,他也受过枪伤,知道那滋味,想到这里目光又暗了几分,盯住眼前这个漂亮的男孩。



然后,毫不犹豫的吻住他的嘴唇。



「…唔…易…」王俊凯原本晕乎乎的脑袋瞬间清明了不少,身上的疼痛让他没有力气去反驳,只能任由他放肆的吻着,任由他的舌头挑逗纠缠着自己的,过了好久才被放开。


「你…犯规…我没…」


「我是为了让你的嘴唇有些颜色。」易烊千玺淡定的把他往怀里搂了搂,一本正经的找理由。


「……」


王俊凯躺在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这个男人好像有一种特异功能,不自觉的就会让他感到安心。


在这样温暖的拥抱里他再也支撑不起沉重的眼皮,身上的痛在他失去知觉的一瞬间消失。


他,算是成功了吗。



——



王俊凯本以为睁开眼睛就会看到那个人,当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帅哥医生坐在他旁边的时候他还是小小的失望了一下。


这个忘恩负义的易烊千玺,劳资可是给你挡了一枪!虽说这点痛对警察来说不算什么,但你怎么也得守着我啊!

「醒了,小奶猫?」



你才小奶猫,你们全家都小奶猫!王俊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决定不跟这种不讲礼貌的人搭话。


「看你刚才失望的样儿,易烊刚走,一会儿就会来了。」平缓柔和的声线传入耳朵,王俊凯终于抬起桃花眼,秀眉上挑。

「你刚才叫谁小奶猫?」


「漂亮的小野猫。」


「……你别以为我是吃素的。」王俊凯狠狠咬着牙,面部肌肉有些抽搐。


「是,小野猫确实不吃素。」

「你!……」


「好啦好啦,」鹿医生欢快的摆摆手,「看你能斗嘴了就是好的差不多了,重新认识下!」


「我叫鹿晗。」


「大花猫。」王俊凯淡定的瞥了他一眼,缓缓坐起身拿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口,轻轻动了动手臂,嗯还有点疼,医术不错。



「你!」鹿晗哭笑不得,没想到这小家伙这么记仇,还真是个不好惹的。


「我在家里睡得正香,无奈遭到易烊的电话轰炸大半夜赶来开诊,现在还受一个小家伙的剥削,简直没天理啊!」


鹿晗哭天抢地,差点就要上演一出死爹娘被抛弃的苦情大戏,夸张的表情配上这张帅脸要多搞笑有多搞笑,王俊凯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小家伙你笑起来还有猫纹!真好看,还说不是小猫?」鹿晗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好奇的凑近他看他的脸蛋。


「喂你……」被人靠的这么近王俊凯有些不舒服,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他。


「咳咳。」一个声音打断了二人“和谐”的气氛。



鹿晗和王俊凯一起回过头看,果然,易烊千玺正黑着脸站在病房门口看着二人。


「你们刚才干什么呢。」某千霸气的走过去搂过王俊凯的肩膀,一脸朋友之妻不可欺的表情。



感觉到他的手紧紧搂住自己后,王俊凯不自觉低下了头,悄悄摆弄着手指,不知为何,这一刻心乱如麻。


「易烊你怎么能怀疑我!我只是好奇能让你这么个极品担心成那副德行的人到底什么样!」

说完鹿晗神秘兮兮的凑到易烊千玺耳边


「你是不是特别喜欢驯服野生物种?」



接着就被王俊凯爆了头,鹿晗也不恼,跟易烊千玺抛了个媚眼就跑了出去。


「祝你俩万古长青!」


「唉这死野生鹿!」王俊凯朝着门口狠狠翻了个白眼,然后重新沉默的低下头。


「刚才干嘛去了?」

「处理一个苍蝇。」

沉默。


易烊千玺也不说话,空荡荡的屋子静得怕人,二人看起来好像都很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却都是各怀心事。


不知过了多久,搭在肩膀上的手骤然收紧,王俊凯缓缓抬起头,一下子就对上了易烊千玺黑宝石一样的眸子,那样纯粹透明的瞳孔,让人只一眼就乱了方寸。


该死的好看。


在他觉得再多几秒他就要忍不住心虚的瞬间,那人低沉好听的声线终于飘入耳朵。


「王俊凯,以后跟着我。」


「做我的专属搭档。」


……搭档吗。

可是易烊千玺,我是卧底啊。


你好像,上钩了。


「好。」


————

鹿晗说的没错,我,就是喜欢驯服野生物种,尤其是有危险的野猫。



评论(15)
热度(144)

© 九张机 | Powered by LOFTER